行業新聞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山東省金融辦主任李永健 縱談金融業供給側改革

發布者:admin  來源:齊魯晚報  發布時間:2016-10-12  閱讀次數:   次

    2015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對中國經濟現狀和出路不斷探索、深化認識的結晶。金融行業在經濟發展中具有先導作用,深化金融改革,增加和完善金融產品、體系、業態、監管等方面的供給,對于推動供給側改革取得實質性進展至關重要。在山東啟動金改三周年之際,山東省金融工作辦公室主任李永健接受本報專訪,暢談了山東金融業是如何開展供給側改革的。
  金融供給定制化,產品服務不斷創新
  李永健認為,中央提出的供給側改革并非單單針對制造業,金融作為經濟發展的先導行業,更是需要在供給側有所調整。“過去我們的金融業可以說在資金方面供小于求,是一種粗放型的發展方式。貨幣供應量雖然持續增長,可銀行卻覺得有錢放不出去,保險公司的保費缺少好的投資方向,資本市場疲軟無力,這些問題的存在意味著金融業也需要供給側改革。”
  在以往相對單一、需求旺盛的金融環境中,金融供給呈現“賣方市場”,這一點在銀行業表現的最為明顯。借助于利率管制、利差鎖定的政策紅利,以及業務牌照優勢,銀行可以穩定地獲取超額收益。而客戶相對初級的金融需求,通過傳統的同質化產品就能夠滿足。這使得銀行經營表現出明顯的“需求側驅動”特征,主要通過資本投入、規模擴張的粗放式經營。
  “這樣的發展方式在目前的經濟發展背景下,就顯得不適應了,因為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都需要更加個性化的金融產品。”李永健以制衣業的供給側改革做了類比,以往服裝廠是按照尺寸區間向市場推出一個產品序列,所有的顧客都只能在五六個尺碼之間選擇衣服,對于身高1米77的人來說,無論是175還是180的衣服,都不會完全合適。然而現在的制衣環節,顧客可以通過網絡先上傳自己的尺寸數據,制衣車間按照這些數據能做出完全貼合顧客身材的服裝。
  “工業產品的個性化、定制化是制造業供給側改革的一個核心,而金融業的供給側改革也要從金融產品供給的定制化談起。金融機構要密切關注新形勢下的客戶需求變化,通過高適配性的金融創新和服務提升,釋放新需求,創造新供給。”李永健以信貸業務舉例說,銀行給企業提供的貸款,期限和利率大多是標準化的。“那銀行能不能根據企業的具體經營情況,為其量身打造更靈活的信貸產品呢?信貸的針對性增強之后,有效性也會隨之改觀。”
  金改22條中提出了要“提高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信貸可獲得性”,省內的各家銀行機構在這三年時間里,也在積極推動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農房、林權、海域使用權、知識產權等抵質押貸款業務得到較好推廣,信貸資金更多流向了小微企業、“三農”、服務業、棚戶區改造等經濟薄弱環節。從這些創新的信貸模式上,就能看出金融產品的供給側改革。
  “與此相同的還有保險產品,目前我國的保險業可以說還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保險產品同質化很高,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消費者的需求。”李永健說,按照供給側改革的要求,保險公司需要精準服務、不斷創新,而金改啟動之后,生豬價格指數保險、訂單貸款保證保險、菜籃子工程保險、農房保險等特色險種都在我省取得了不錯的進展。
  構建要素交易市場,盤活金融體系
  李永健指出,長期以來一方面銀行體系大量流動性資金用不出去,另一方面市場上卻普遍存在“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其癥結之一在于,國內金融市場體系結構較為單一,過度依靠低風險偏好的、順周期的銀行體系配置金融資源,難以實現儲蓄向投資的有效轉化。因此,金融體系也需要供給側的改革。
  金融體系的改革,簡單來說就是從間接融資向直接融資側重,要積極培育公開透明、健康發展的資本市場,創造條件實施股票發行注冊制,發展多層次股權融資市場,規范發展區域性股權市場,建立健全轉板機制和退出機制。
  為了讓更多的企業符合資本市場的要求,我省大力推動規模企業規范化公司制改制工作,為企業對接資本市場創造基礎條件。2015年全省納入規范改制范圍的企業3.55萬家,全年完成改制任務的企業達到4155家,占11 .72%;今年上半年又改制了1720家。截至今年6月末,全省上市公司達到259家,比2012年末增加15家;“新三板”掛牌企業從無到有,已發展到461家。
  “在產融結合的大背景下,對于金融與產業的結合來說,資本市場是個最好的舞臺。不過主板市場門檻較高,并不適合成長期企業。因此金融體系的供給側改革就落在資本市場的分層次建設上。結合山東的情況來說,區域性股權市場就起到引導資金流向地方先進產業的作用。”李永健介紹,目前山東的兩家區域性股權市場發展勢頭都不錯:齊魯股權交易中心體制改革順利完成,自2013年以來累計幫助企業融資200億元,掛牌企業總量達到747家,比2012年末增加631家;藍海股權交易中心掛牌企業達到了353家。
  多層次資本市場拓寬了企業的融資渠道,而金融體系的供給側改革并不止于此,金改22條中就有對統籌規劃要素交易市場建設的要求,而且還創新地提出介于現貨與期貨之間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場這個概念。
  “介于現貨與期貨之間的市場概念,是郭樹清省長在金改22條中著重強調的。這在國內也是一個新事物,按照我的理解,就是用期貨的理念服務現貨交易。”李永健說,這就要求交易市場加強與期貨交易所溝通對接,而金融辦則支持和引導證券期貨業機構參與大宗商品交易市場建設。
  經過3年的發展,介于現貨與期貨之間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場試點已在全省石油裝備、石油、鐵礦石、大宗農產品、海洋產品等領域探索實施。截至目前,我省(不含青島)權益類交易場所和介于現貨與期貨之間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場分別達到17家、7家,分別較2012年末增加5家和7家,上半年實現交易額334 .2億元。
  新興金融業態 精準服務三農與小微
  “企業融資可以從資本市場上尋求解決之道,而三農和小微企業就需要金融業態上的供給側改革。”李永健說,從金融業態上來看,雖然我省金融機構的類型和數量并不少,但針對農村和小微企業的基層金融服務總體不足,相關業務的發育也不充分。
  “對于大銀行來說,讓它為個體商戶提供幾萬元的貸款,確實有點資源錯配的感覺。”李永健強調,山東金改的一條主線就是培育壯大普惠金融,以服務“三農”和小微企業為根本宗旨,建立完善相關監管和服務體系,促進各類地方金融組織持續健康發展。讓眾多新興的地方金融機構,與傳統金融機構互為補充。
  立足于為“三農”提供最直接、最基礎的金融服務,我省于2014年向國務院上報了新型農村合作金融改革試點工作方案并獲得國務院同意,山東成為全國唯一新型農村合作金融改革試點省份。“新型農村合作金融的兩個重要原則是堅持社員制、封閉性原則,用社員自己的錢來解決社員在生產經營過程中資金不足的問題。”李永健介紹,新型農村合作金融改革是要在各類農業專業合作社之內設立社員自助型的資金互助組織,解決農民在生產經營過程中的資金供求不足的矛盾。
  截至今年6月末,全省開展試點的縣(市、區)達到73個,試點合作社160家,參與試點社員過萬人,累計互助業務金額3308 .8萬元。在試點推廣的基礎上,力爭到2017年底,初步建立與我省農業農村發展相適應、運行規范、監管有力、成效明顯的新型農村合作金融框架。
  “民間資本是金融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往往被傳統的金融業態所忽視。金融業態要想在供給側展開改革,不能忽視省內超過4000億元的民間資本。”李永健介紹,為了做好民間資本的規范疏導,從2012年起,山東省從臨沂、東營開始試點設立民間資本管理機構。推出金改22條之后,這些民間金融機構得以在全省層面上推廣,這也讓山東在全國范圍內率先推開了民間融資規范引導工作。
  截至2016年6月末,我省已開業民間融資機構485家,其中,民間資本管理機構440家,注冊資本248 .89億元,2013年以來累計投資超過900億元;民間融資登記服務機構45家。另外,典當、融資租賃、商業保理等中小金融組織也實現了平穩較快發展。隨著各類“草根”金融組織的蓬勃興起,地下暗流的民間資本初步實現陽光化、規范化,對維護民間融資秩序、遏制非法集資和超高利率放貸行為、促進地方經濟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
  完善分層有序監管
  司法體系和人才培養仍要加強“草根金融組織帶活了地方金融,與之相匹配的,就需要金融監管上的供給側改革。”李永健介紹,以前的地方金融監管工作,往往是只能依托國家、省有關規范性文件或試點政策來進行,在諸如審批、檢查、處罰等環節缺乏法律支撐,特別是在當前轉變政府職能、減少行政審批的形勢下,這些規范性文件和部門規章因缺乏法律支持,其效力已大打折扣,地方金融監管面臨“無法可依”的瓶頸制約。
  從我國現有的《商業銀行法》、《銀行業監督管理法》和《證券法》等金融法律法規看,其主要內容是規范銀行和證券、保險等機構,并為國家金融監管部門提供相應的執法依據,而對地方金融組織的制度規范較少,不少領域尚屬于立法上的空白。這就需要通過地方立法來明確地方金融監管的機構、職責、范圍、措施和法律責任,在法律上解決“誰來管、管什么、如何管”的問題,為地方金融監管提供法律依據,促進地方金融業健康發展。
  已于今年7月1日正式施行的《山東省地方金融條例》正是一部這樣的法規,這也開創了省級地方金融監管立法的先河,為實現中央和地方分層有序監管、促進地方金融發展和風險防范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
  為地方金融監管立法之前,我省已經在全國率先建立了地方金融監管體系。目前全省17個市、137個縣(市、區)已全部獨立設置金融工作機構,并加掛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牌子,承擔地方金融監管職責;同時建立完善了事前審核、年度審查、分類評級、高管約談、行業自律等監管制度,并加強與中央金融監管協調配合,初步構建了上下協調、完整覆蓋的區域金融監管局面。
  “如果對山東金改進行一個3周年的總結,我認為地方金融立法和監管體系的覆蓋是兩個亮點。”李永健認為,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建設、民間資本的引導規范、權益類和大宗商品類交易市場的發展、農村信用社銀行化改革也都是本次金改的亮點所在。
  提到亮點也不能回避不足,李永健說,金改22條中提出“推動建立金融專業法庭與仲裁機構”,其目的在于實現金融案件的集中統一管轄、統一受理、統一審理、統一執行,能依法維護金融機構的合法權益,然而這一方面的工作推進有些落后于預期。另外對人才隊伍的建設也要更加重視,無論是提高現有人員的素質,還是引進更多的專業人才,都有待加強。 

上一篇:全面從嚴治黨確保金融業健康發展

下一篇:經濟穩定增長讓中國更具魅力

地址:山東省泰安市創業大街45號

聯系:0538-5361961  傳真:0538-5361970  郵編:271000  郵箱:jinkongjituan@163.com

備案號:魯ICP備16017841號-1 Copyright ? 2016-2020 泰安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山東眾志電子有限公司

友情鏈接: 山東省國資委 山東省金融工作辦公室 泰安市人民政府 泰安市金融工作辦公室 泰安黨建 中華泰山網 泰山先鋒網 泰山寶

搓光美女衣服视频在线播放